Vesper.

心中有好几个世界,每个世界都住着不一样的人,过着不同的人生,有着不同的爱情。

无关风月的深情——从镇魂看P大作品的感情线

空山的彦:

自从被居老师和bygg的传神表演拉进坑,渐渐觉得这糟糕的剧情看久了,就有种奇异的幽默感,像人生给我们开的玩笑,有笑有泪,也总有一些星星那么闪亮,在满天乌云或烟火之后,越发光彩夺目。




看原著时,更喜欢的是赵云澜,胸有山川河岳,有天地苍生,有洒脱无畏。看了剧版就被居老师拐跑了。书里的沈巍一直在苦苦压抑自己的本性,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沈巍留在大神木里的那段记忆,是从昆仑君“不屑于和这些茹毛饮血低等的东西打交道”开始的。不论真的昆仑君当时怎么想,小巍这个自惭形秽,几乎贯穿了整个故事。小鬼王无法接受自己污秽的出身,甚至连必须以幽畜为食这件事都那么难堪。大不敬之地、贪嗔痴三毒,象征人性之恶,小巍的反抗则是最黑暗之地对光明的渴望,人类,自古以来就在寻求着自性的光明。尽管这件事在书中鬼族的设定下显得那么不可能,他没放弃。昆仑君是他的光,那一盏魂火照彻了几千年的独自守候。到了大封将破的末日,阴差阳错地撞见心上人,小美人早把自己磨成了温润端方的大美人,他呈现给赵云澜的样子,是他以为他会欣赏的,所以那么小心翼翼,重重隐藏,生怕他看见自己的本性。




然而Priest笔下的CP总是这么动人,赵云澜看见并接住了他自以为不堪的真实面目,他说“心这么重,心计也这么重……走吧,咱们回家了。”那一章过后的沈巍才算是圆满了,给窗台上的花草洒水,还是面对关底boss,流露出都是再无遗憾的宁静。


看到终局之前,都觉得沈巍实在是用情太深,写得略嫌执念太重,结果终局他亲手推开了费尽心机得到的人,机关算尽才要来的同生共死也抛下了,自己与大封同归于尽。看第二遍时才体会过来他那句“自己能配得上他了”,总算,万丈黄泉下最不祥的人,也能为天地安宁而死,万年之约没有辜负,象征小我的那份深刻执念放下了,私心死时,大爱方生。昆仑君最初之于他,就是这么一份干干净净的真心吧。所以后来鬼王生出三魂七魄,不是子虚乌有,是他体会了最暴戾的恶也践行了最柔软的善,本应有的回报。




剧版改掉了沈巍的自惭形秽,少了原著的一层深度,也打开了另一层深度。两人用面目全非的剧本把不能说的深情演得恰到好处。其实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书里没有,剧里也没有。剧中的巍澜坦荡得令人心折,没有任何粘腻和暧昧,只让人觉得,他们站在彼此身边是世上最自然的事。原著里两人的对手戏颇具张力,而剧版从开始就是并肩作战的节奏,多了空间来写巍澜的默契。有那么一些人,他们携着彼此的碎片而来,不需要在这一生认识很久,也不需要知道所有藏在时间里的故事,好像在对方心里就有一片可以栖息的净土,有一把钥匙,开启一个超越时间与逻辑分析的维度。




P大的作品总有一种超越故事层面的力量,召唤着读者看向山重水复后那团温暖的光芒。她笔下的感情线,说得再深些,我一直觉得那是对人生归宿与救赎的探索。


《镇魂》里的沈巍深深厌恶自己身为鬼族的本性;《默读》里的费渡是从深渊生出的花,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反抗着童年种下的变态种子,骆闻舟说,你说句实话比死还难么;《杀破狼》里的长庚捂着惨烈的童年和乌尔骨的秘密不肯让顾昀知道。还记得《天涯客》的最后吗,温客行对周子舒说,你身上有光,我抓来看看。对方于他们,都是长夜里的光亮,任何人都会想要伸手抓住,又怕那人回头,看见自己一身的不堪。然而对方就是识破了,以最温柔的体贴接住了,想临阵脱逃的,抓回来再助你临门一脚,不悟也得悟。从此我渡过了自己最深的海,谁说这不是救赎呢。




那么,对另一方而言,又意味着什么呢。昆仑君最初送出的那一点真心,是小巍接住的。斩魂使守着那个当事人都已经忘了的承诺,他当年种下的那片干干净净的真心,一直在他心尖上好好地放着。


《默读》第一卷末尾,骆闻舟向费渡道歉,说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而愿意在大庭广众下剖开胸口的人,不会是一个危险的人,为了从前的误解,特地向你道歉。骆闻舟做警察的初心,即是护卫人性的良善,费渡是他第一个大案的当事人。看这孩子履过惊心动魄的冰湖,他披荆斩棘、费尽心思终于撬开冰壳,而他还保留着一颗柔软的心,就在他手心里跳动。还有比这更好的回报么。


《杀破狼》更是如此,若非长庚,顾帅看不到自己倾尽心血守护的江山平定、百姓安居的那一天,人间霜雪,当事人再洒脱不在意,没有见证的人生总归有点寂寥。




这就是Priest笔下的CP,它承载着生命最珍贵的东西,无关风月。它让世界有了鲜亮的颜色,让漂泊有了归宿。落在灵魂里,是彼此的成全和答案;落在人生里,是最辛香的激情岁月和最温暖的人间烟火。




而三次元里,那把钥匙不在任何人手里,它与生俱来握在自己手中。所以不必去等待那个开启自己心门的正确的人,只需要自己有意愿和勇气去开门,随之而来的一切,都会恰到好处。


最后,感谢Priest创造了这么好的他们。感谢朱老师和白宇演出了这么经典的巍澜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以上,一点个人感想,见解不同请多包涵,转载请注明出处~

评论

热度(382)